三年前就已发现能够“饿”死病毒的万能疫苗?北大药学院团队_火狐直播-火狐官网直播app

三年前就已发现能够“饿”死病毒的万能疫苗?北大药学院团队

发布时间:2022-06-19 21:04:20 来源:火狐直播app 作者:火狐官网直播

  “现在我们有了新的武器……几乎能够消灭几乎任何一种病毒及其变体。这可以改变这场战斗。”

  华闻之声全媒体联播网综合报道(记者 彭潇潇)2月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新闻发布会,介绍科技创新支撑疫情防控情况。因为天花、脊髓灰质炎、狂犬病等传染病,都靠疫苗才得以消灭或预防。因此新冠肺炎疫苗研发进度如何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

  针对这一问题,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表示,疫苗是预防传染病最有效的手段之一,但疫苗的研发有相对固定的程序,耗时较长。“国内各方力量协作组成疫苗研发攻关团队,日夜奋战,在尊重科学、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最大限度缩短研发时间,力争早日投入使用。”目前,部分项目已进入到动物实验阶段,最快在今年4月至5月可有部分疫苗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但据记者查询了解,早在2016年底,北京大学药学院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就已发表论文对外宣布:发现一种“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传染源变为了预防性疫苗”的方法。并称该研究成果是一个“革命性”或“颠覆性”的发现。

  简单来讲,该北大研究团队“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传染源变为了预防性疫苗”的方法究竟是一个什么原理和方法呢?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当年12月2日报道用,该项发现的方法是将“具备完全感染力的活病毒创造一种疫苗,然后把疫苗注入感染这种病毒的濒死动物体内。”“这些动物在接受注射之后都彻底痊愈。”“这项突破有望简化疫苗的研发过程,帮助科学家在疫情爆发几周内就得到有效的疫苗甚至疗法,以对付禽流感、非典、埃博拉和艾滋病等各类病毒。”

  北京大学新闻网截图:北大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在病毒疫苗研究领域的突破性成果在Science发表

  北大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在病毒疫苗研究领域的突破性成果在Science发表

  2016年12月1日,北京大学新闻网以《北大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在病毒疫苗研究领域的突破性成果在Science发表》(署名来源/医学部傅冬红)为题,对外宣布该校一项“革命性”或“颠覆性”的发现。

  文章说,2016年12月2日,国际顶级期刊Science刊登了北京大学药学院天然药物及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周德敏教授/张礼和院士课题组题为“Generation of Influenza A Viruses as Live but Replication-Incompetent Virus Vaccines”(制备复制缺陷的活流感病毒疫苗)的突破性研究进展。鉴于该成果在预防和治疗病毒性传染病方面的重要医学价值和社会意义,全球最大的科技新闻工作站SciPak将该发现作为亮点,于美国东部时间12月1日下午向全球媒体发布。该研究成果被称为是一个“革命性”或“颠覆性”的发现。博士研究生司龙龙、徐欢为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

  据周德敏介绍,流感、艾滋病、SARS和埃博拉出血热等致命性传染病及其周期性爆发,时刻危害着人类健康和社会稳定,其“幕后黑手”是结构多样、功能复杂且变异快速的病毒,而疫苗是预防病毒感染的有效手段。当前临床使用的疫苗或因病毒灭活致免疫原性和安全性差,或因制备工艺复杂而不通用,或因病毒突变致免疫逃逸失效,从而使人们谈病毒色变。

  这一“四两拨千斤”技术不仅使疫苗研发不再复杂,而且摆脱了对病毒生物学知识获得的依赖,并适用于几乎所有病毒。

  在国家创新药物专项、基金委和国家“973”计划的支持下,周德敏/张礼和课题组,以流感病毒为模型,发明了人工控制病毒复制从而将病毒直接转化为疫苗的技术,即在保留病毒完整结构和感染力的情况下,仅突变病毒基因组的一个三联码,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传染源变为了预防性疫苗,再突变三个以上三联码,病毒由预防性疫苗变为治疗病毒感染的药物,并且随着三联码数目的增加而药效增强。这一“四两拨千斤”技术不仅使疫苗研发不再复杂,而且摆脱了对病毒生物学知识获得的依赖,并适用于几乎所有病毒。这一发现颠覆了病毒疫苗研发的理念,成就了活病毒疫苗的重大突破。

  可以做包括艾滋病、SARS和埃博拉出血热等几乎任意致命性病毒的疫苗和治疗性生物技术药物

  据周德敏介绍,他们研发的疫苗是活病毒疫苗,即保留了野生流感病毒完全的感染力,只是将它感染人体后在细胞内的复制和生产新病毒能力剔除了。通过这种方式保留了病毒感染人体引发的全部免疫原性,即体液免疫、鼻腔粘膜免疫和T-细胞免疫,而对人体的毒性被控制了。这种方法完全不同于当前使用的仅部分免疫的灭活疫苗,也不同于仍然保留弱复制能力而有毒性危险的减活疫苗。这种通用方法可以做包括艾滋病、SARS和埃博拉出血热等几乎任意致命性病毒的疫苗和治疗性生物技术药物,并且可以用来开发影响国防安全的预防性生化武器。

  因为科学论文表述方式的冷静和严谨性,看完以上新闻可能很多人还是不那么明白:这项“革命性”或“颠覆性”发现的医学价值究竟在哪里?没关系,记者给你查询到一篇更加通俗易懂的,综合原文(来源:2016年12月7日人民日报海外网转发环球网消息,署名编译/赵菲菲)内容整理如下:

  据香港《南华早报》网站12月2日报道,中国科学家或许已经找到创造有效疫苗对付世界最致命病毒的关键——通过打破传统疫苗学的两种禁忌。

  最新一期《科学》杂志当日刊登的论文叙述了北京大学一个科研团队开展的实验,这项实验被赞为疫苗领域的“革命”。

  报道称,研究人员通过调整活病毒的遗传密码,使病毒的自我复制机制失效。但是,他们保留病毒的感染力,从而使宿主细胞生成免疫力。

  使用具有完全感染力的活病毒之前被视为一种禁忌,因为病毒会迅速传播。目前广泛销售和使用的疫苗通常要么含有死病毒,要么含有毒性减弱的活病毒。

  报道认为,该团队打破疫苗研究领域的两忌:先是用具备完全感染力的活病毒创造一种疫苗,然后把疫苗注入感染这种病毒的濒死动物体内。

  报道认为,该项突破有望简化疫苗的研发过程,帮助科学家在疫情爆发几周内就得到有效的疫苗甚至疗法,以对付禽流感、非典、埃博拉和艾滋病等各类病毒。

  获准临床使用的活病毒疫苗通常都经过结构上的处理,使病毒的毒性减弱,但这影响了疫苗的效力。此外,很多致命的病毒都没有相应的疫苗。这项研究的带头人、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周德敏说,此前,研究界与病毒的斗争是一场必败之战。

  他对《南华早报》说:“现在我们有了新的武器……几乎能够消灭几乎任何一种病毒及其变体。这可以改变这场战斗。”

  《科学》杂志称,周德敏的团队开展了三项实验,用活体禽流感病毒制作疫苗。他们对小鼠、雪貂和豚鼠使用了这种疫苗,它们都迅速恢复了健康。分析还显示,这种人造病毒与野生病毒重组,从而使生成的病毒不能自我复制。

  病毒需要食物才能存活,而氨基酸就是食物的一个来源。野生病毒几乎任何氨基酸都吃,但周德敏他们培育的遗传改性的病毒却只接受一种特定形式的氨基酸。这种非天然的氨基酸只能在实验室里制造,动物或人体内都不存在。

  周的研究团队仅仅调整了病毒DNA的三个碱基——病毒通常有几十万个这种碱基。

  周说:“所以,把这些病毒注入宿主体内以后,因为缺少(适合的)氨基酸,它们就无法自我复制,最终会‘饿’死。”周的团队在人造细胞系里制造这些病毒,细胞里充满了非天然的氨基酸。病毒随后将在这些人造细胞里大量自我复制,就像汽车驶下生产线。

  周为这种疫苗技术设想了近期可能的用途,比如全国突然发生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疫情。

  研究人员可以迅速从患者体内分离出这种未知的病毒,修改病毒的三个碱基,然后用遗传改性的病毒生产疫苗提供给公众。这一切只需几周就可实现。

  疫苗还可以注射给已经感染病毒的患者。周说:“副作用非常小,接种者几乎没有感觉。”他说,他相信这项技术“很快”就将造福于患者。

  据国家卫健委曾益新副主任在2月2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介绍:目前,5条疫苗研发技术路线正同步开展,分别是灭活疫苗、基因工程重组亚单位疫苗、腺病毒载体疫苗、核酸疫苗、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其中,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如果研制成功,将可以同时预防新冠病毒感染和流感,临床意义非常大。

  北京大学药学院团队发现的“使流感病毒由致命性传染源变为了预防性疫苗”的方法是不是就是新闻发布会上介绍的“减毒流感病毒载体疫苗”?记者综合多方面查询了解也没发现具体答案。

  周德敏说,“几乎能够消灭几乎任何一种病毒及其变体”,这不就是“可以改变这场战斗”方式的,传说中的万能疫苗吗?

  教育部长江学者,科技部973首席科学家,全国生物候选药物牵头科学家,“万人计划”科技创新领军人才,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获得者。

  1999-2002年,在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化学系/Scripps研究所从事博士后工作;

  主要从事药物研发过程中新技术新方法的研究,方向包括新型抗病毒小分子、蛋白质生物大分子药物、药物靶点/生物标志物发现与确证等。目前牵头国家973、创新药物专项、基金委重大和国际合作基金等七项;在Science、PNAS、Chem Rev、JACS、JMC、NAR等杂志发表论文80余篇,研究的多个候选药获企业支持进入开发阶段;全国首届优秀博士论文获得者;担任Mol Pharm副主编、药学权威杂志J Med Chem和Eur J Med Chem编委、J Chin Pharm Sci【中国药学(英文版)】的执行主编。

  北京大学医学部药学院教授,天然药物及仿生药物国家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主任

产品说明书